办了卡的健身房突然停业转让,消费者因不同意会员身份被“转卖”、要求退费而诉至法庭—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7月7日从浙江长兴县法院获悉,该院

办了卡的健身房突然停业转让,消费者因不同意会员身份被“转卖”、要求退费而诉至法庭—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7月7日从浙江长兴县法院获悉,该院
办了卡的健身房突然停业转让,消费者因不同意会员身份被“转卖”、要求退费而诉至法庭—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7月7日从浙江长兴县法院获悉,该院近日调解这起合同纠纷案,原被告双方达成协议,转让前的健身房返还消费者13000元。据介绍,朱某曾于2020年12月、2021年4月分别以预付款形式在某健身房共购买60课时的私教并签订服务协议,总费用19800元,只上了20课时,朱某就发现健身房被整体转让给另一家健身房。朱某多次与两家健身房协商变更协议或退费,未能达成一致,于是向法院起诉转让前的健身公司,要求退还费用。法院审理认为,消费者与被告健身公司签订协议并预付了全部课时费用,被告负有按照约定提供服务的义务。在私教课程完成前,被告的转让实质上是将提供服务的债务转移给他人,但债务转让有一前提,即经债权人同意。该案中,朱某作为债权人,不同意接受其他健身公司的服务,即拒绝被告作为债务人将债务转移给第三人,因此,被告擅自转让债务的行为无效。同时,被告健身公司已将其经营的健身房整体转让,也没有其他可继续提供服务的经营场所,表明其拒绝继续履行债务,已构成违约,消费者据此要求解除合同于法有据。